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 > 走進鼎湖 > 鼎湖區賦

那溫潤的鼎湖之水

發布日期:2019-10-18 11:29:00  來源:區文聯      
0

  那溫潤的鼎湖之水

   

  道家的先哲曾言:“上善若水”。對于水,我總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。

  幸運的是,我早年足跡所經之處都不缺水。但走了一圈,才深深體味到,最好的水,莫過于鼎湖這個地方的水。

  鼎湖的不像壺口的黃河水那樣頂天立地、奔騰激越;它不像三峽的長江水那樣涵澹澎湃、一往無前;它也不像廬山的瀑布那樣它飛流直下、一瀉千里;也不像大海的水一樣汪洋恣肆、無邊無際。它完全不一樣,有的嶺南的水體特有的平和與內斂。鼎湖的水是天賜的,沁人心脾,給人靈感,它有溫潤的風度,它有恬淡的姿態,它有親和的力量,像君子一樣。

  我們可以先不必去理會名家謝大光筆下的鼎湖山泉。因為在鼎湖,水在任何一個角落都會以一種謙和的身段與你相處。你看,那靜處在鼎湖山上“雙虹飛塹”之側的天湖,極像一位仙子宛然柔和地靜坐在植被蒼翠的鼎湖山頂;那輕盈跳躍的山澗水,正如仙袂飄飄的道長在御風而行;那九龍湖的一泓碧綠,更像一位慣看風雨的真人一樣極目遠視;那緩緩流淌的西江,仿佛是一位峨冠博帶、溫厚淡雅的居士在河道里徜徉……這當中,令我印象最深的,莫過于西江。

  西江,珠江之干流,源于云南,流經黔、桂,浩浩東去,途徑鼎湖,取道南粵而出海。南方地形與氣候所致,夏秋之際,西江流域風勢高猛,雨量豐沛,歷時尤長,百川激灌,汛患時至,巨浪澎湃奔騰,浩蕩滔天。在水利薄弱的古代,西江徑流入粵,河床深陷,沿途多峽谷險灘,水勢雷霆萬鈞,洪禍益烈。肇慶城區時受洪水肆虐,沖擊尤甚。考千年之歷史,肇慶地方官民筑堤御洪之事,宋至道間已有。至近代,城區堤防幾已成形,然囿于時代條件,雖屢次加固,城區仍不免洪水之侵擾。史載,民國期間,曾因堤決水淹,庶民數歷且多罹矣,更有危害甚者,鋒極挾北江之急湍,橫溉省城,經日未畢。本屬于西江峽下三鎮的鼎湖,其邑民處境可以想見。

  新中國建立以降,肇慶歷屆黨委、政府努力不懈,筑堤防洪。近年,更是積極響應國家及省之號召,深察社情,廣納民意,科學決策,決定啟動景豐聯圍修筑加固工程,伏波安瀾,惠澤社群,鼎湖人民因而得福,歡呼雀躍。

  遠眺長堤,似銅韁鐵索,笑縛百年一遇之洪魔;近觀大壩,猶金基鋼礎,固保南粵一方之平安。我們在欣賞大自然的磅礴之美時,不得不佩服人類伏波安瀾、征服自然的力量之美。不管是云飄碧空時的羚峽歸帆、硯渚清風;還是煙雨空濛時的喬木含滋,峰巒聳翠,平疇染綠;又或者雨過天晴時的江寬魚躍,堤闊人歡,都讓人滿目勝景,美不勝收。

  西江筑堤之后,鼎湖漸成一方福地。之前,高瞻遠矚的鼎湖歷屆地方主政者,早慧先知的先行者,勤勞敦厚的邑民們,早已懂得駕馭水體,讓不近人情的自然界變得如此通人性,讓桀驁不馴河流變得溫潤體貼。你看,水泊澄澈、景致優雅的文   塱養育出來遐邇聞名文   鯉;透心清涼的紅嶺村山溪水被人們蓄成了洗滌心靈的泳池;鼎湖山甘冽的山泉水走出肇慶,成為“兩廣第一桶”,滋養著更多的人們;平湖大壩的修筑,更是使九龍湖平添了幾分秀美和俊雅。西江景豐聯圍的筑就,更是肇慶干部和民眾改造大自然的大手筆,使鼎湖之水愈發顯出它溫潤的君子之風了。

  

  • 智能機器人
  • 政務微信
  • 政務微博
时时彩